<label id="aqikq"><div id="aqikq"></div></label><li id="aqikq"></li>
  • <menu id="aqikq"><div id="aqikq"></div></menu>
  • <small id="aqikq"><li id="aqikq"></li></small>
  • <div id="aqikq"><div id="aqikq"></div></div>
  • <small id="aqikq"><div id="aqikq"></div></small>
    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廉政頻道 >> 廉政要聞

    推動強化安置房建設全周期監管

    23-10-10 09:15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編輯:高正武

      推動強化安置房建設全周期監管

      讓安置房成為安心房

    33.jpg

      江蘇省張家港市紀委監委緊盯安置房領域突出問題加強監督檢查,深入查找拆遷安置補償、安置房建造、選房程序等重點環節的風險漏洞,全力服務保障民生。圖為近日,該市紀檢監察干部在某新建拆遷安置小區走訪了解有關情況。陳東 攝

      近期,黑龍江省紀委監委通報了齊齊哈爾市建華區城市管理局環境衛生園林綠化服務中心原副主任王瑞鋒侵害群眾利益問題。2019年9月至2022年3月,王瑞鋒負責建華區房屋征收與補償中心房源分配工作,利用職權幫助多人違規并優先獲得全額房屋征收補償款或拆遷安置房,收受好處費224萬元,導致其他申請人未能及時兌現政策、權益受損。2023年4月,王瑞鋒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安置房建設事關群眾切身利益,是不折不扣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因其權力節點多、資金流量大,廉政風險相對較高,易滋生腐敗問題。近年來,各地紀委監委著力推動解決群眾急難愁盼問題,持續加大對安置房建設工作的監督檢查力度,不斷增強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在安置房建設開始前、進行中、完成后,都存在一定的廉潔風險

      蘇某,江蘇省句容市拆遷安置服務中心原主任。作為單位負責人,他牽頭負責大量拆遷安置項目,由于在政策把握、面積確認、分配使用上有較大的裁量權、決定權,因而成為被“圍獵”的重點對象。

      2016年1月,蘇某在兼任句容市南大街片區拆遷改造項目指揮部副總指揮期間,個人決定以拆遷小組名義收受高檔香煙50條,其中個人實得12條,共計價值11640元。

      從旅游安排到按摩椅,從超市購物卡到現金,蘇某來者不拒。為了掩人耳目,他還采取自己辦事、家人收錢的手段。2016年下半年,某工程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某提出請求,希望在句容長龍山片區房屋征收中對其公司拆遷予以關照,蘇某應允。2017年春節,蘇某妻子在澳門一飯店收受王某所送現金港幣3萬元。2021年10月,蘇某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2022年1月,蘇某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20萬元。

      談及安置房領域較易出現的違紀違法行為,句容市紀委監委第二審查調查室主任王白云用不同類型的“房”加以概括。一是權房交易“倒賣房”,即公職人員向利益關系人低價買入或高價售出安置房;二是虛報冒領“侵占房”,即假借他人名義,人為操縱“房號”“房票”,違規購買、占有安置房;三是優親厚友“謀私房”,即為不符合條件的特定關系人出具虛假證明,幫助其獲得安置房;四是失職失責“難產房”,即因履責不力導致產生安置房交房難、辦證難、回遷超期過渡費逾期支付等突出矛盾;五是玩忽職守“失管房”,即因管理缺位致使長期空置的安置房被非法侵占,難以收回,造成國有資產損失。

      “在安置房建設開始前、進行中、完成后,都存在一定的廉潔風險。”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區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杜金基解釋,建設開始前,易在安置面積登記等方面出問題,個別黨員干部優親厚友、弄虛作假,虛增安置面積或將“違建”登記為合法面積,甚至偽造證明材料為他人或自己騙取安置房或補貼款;建設進行中,易出現違規干預和插手工程項目等問題,如對建設承包方的資質審核不嚴,或建設承包方將行賄款計入成本因而偷工減料,導致工程質量不過關等;建設完成后,易出現將安置房作為“資源”謀取私利的問題,如將安置房用于營利性經營活動、將剩余安置房轉售他人賺取差價、占房自住等。

      征遷工作人員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權,容易造成補償標準不透明、不統一,進而導致以權謀私等“靠房吃房”問題

      2019年,時任山東省樂陵市市中街道棚改辦主任的趙德鳳為其子購置了一套高價婚房。就在感到經濟壓力陡增時,恰逢轄區村莊拆遷,她便在大額資金的誘惑面前步入歧途。

      2019年至2021年,趙德鳳在擔任片區拆遷指揮部成員期間,利用負責拆遷數據統計、上報、核實等工作便利,與村干部合謀偽造拆遷置換材料,違規套取置換房屋兩套,其中一套由趙德鳳實際控制并使用,另一套出售后所得贓款由趙德鳳和村干部私分。2023年4月,趙德鳳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其余涉案人員均受到相應處理。

      “該案的發生絕非偶然。當趙德鳳無所顧忌,決定貪污國家財產的時候,暴露只是時間問題。”樂陵市監委委員楊鋒表示,除了主觀上心存僥幸等原因外,客觀上制度機制流于形式、監督制約管理缺位等原因也應引起重視。該案暴露出個別單位管黨治黨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對黨風廉政建設重視不夠,同時,在黨員干部管理監督方面仍存在漏洞。片區拆遷指揮部成員分別掌握不同的審批權限,本應相互制約,但因彼此熟悉,導致涉案人員沆瀣一氣、共同貪腐。

      采訪中,一些紀檢監察干部不約而同談到了拆遷安置中的“彈性空間”問題。王白云告訴記者,雖然有一定的補償標準,但出于推進拆遷進度和拔掉“釘子戶”等考慮,拆遷工作人員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權,容易造成補償標準不透明、不統一等問題。浙江省玉環市紀委監委派駐第五紀檢監察組副組長潘海波介紹,目前,拆遷安置涉及補償方式、補償金額和支付期限、用于產權調換房屋的地點和面積、安置方式等具體政策,往往由地方政府制定實施。“這就導致各地政策復雜多樣,缺少參考對照標準,征遷安置部門及相關鄉鎮(街道)在執行過程中存在一定的彈性空間,這也正是違紀違法問題易發多發空間。”潘海波說。

      根據有關規定,棚戶區改造一般實行原地安置為主、異地安置為輔的政策。一些負責安置的公職人員、涉拆村村干部等利用職務便利,“聯合”規劃設計、房地產公司及中介等機構,在房源申報、資格審核、審批發證等環節,通過調換拆遷證、更改安置房源審批信息等暗箱操作手段,人為支配地段、房源等變量,對親朋好友或相關請托人設法關照,顯失公平。如2018年時任湖北省荊門市掇刀區興隆街道龍王社區黨支部委員、居委會委員陳某利用負責征遷工作的便利,在既未對其舊房進行拆除,也未辦理安置審批手續的情況下,違規為其本人及該社區網格員安某的家人拿到安置房鑰匙并提前裝修入住,在群眾中造成不良影響。2021年1月,陳某、安某分別受到嚴肅處理。

      “‘靠房吃房’問題本質仍然是以權謀私問題,是權力濫用、權力越軌、權力任性的表現。”杜金基說。

      強化思想教育,加大監督力度,使工程建設、征地拆遷中行使職權的公職人員自覺接受監督

      “我們對選房結果都很認可,感謝你們全程監督,整個選房過程公正又透明。”日前,在浙江省龍游縣城東新區文成小區二區安置房選房現場,征遷安置戶吳大叔選到了心儀的戶型,對在場的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說。

      今年以來,龍游縣紀委監委將農村回遷安置慢問題列入漠視侵害群眾利益問題專項治理,圍繞搬遷對象管理、項目建設管理、資金管理、項目推進責任落實情況進行監督,對材料審批、實地看房、抽房順序搖號、現場分房等關鍵環節跟蹤監督,重點檢查回遷安置方案是否合理、責任主體是否明確、進度是否到位、長效機制是否健全,著力發現優親厚友、套取騙取補助資金、違規享受政策等問題,實現安置房全周期監管監督。截至目前,已組織督導檢查12次,推動相關職能部門整改問題6個。

      “通過趙德鳳案可以看出,加強基層黨員干部尤其是重要崗位人員的思想教育極為重要。”樂陵市紀委監委第三紀檢監察室主任李濤說。他建議,選取典型案例制作專題警示教育片,教育廣大黨員干部增強紀律和規矩意識,常敲打、常提醒,增加對黨員干部談心談話的頻次,談話內容要具體、詳實,準確掌握其思想動態、工作情況。對重要崗位的黨員干部還要開展家訪,全面了解掌握其“八小時外”是否存在苗頭性、傾向性問題,并及時提醒、糾正,幫助干部疏導情緒、解決困難、放下包袱。

      在句容市紀委監委第三審查調查室主任郝楊看來,注重建章立制,強化內外監督,則是重中之重。具體而言,內部監督要著重加強對工程建設、征地拆遷過程中腐敗問題易發環節的管理和監督。一是針對不同崗位分別制訂具體的管理辦法,真正做到分工明確、職責清晰、流程規范,將權力分散到不同崗位,加強各崗位間的內部監督制約;二是采取經常性監督和專項監督相結合的方式,對相關項目進行常態化全程監督,對重要環節要進行重點監督;三是建立項目資金統一管理機制,由專門單位負責項目資金的撥付、結算,對手續不完備的有權拒撥,未按規定撥付的則承擔連帶責任,切實加強資金運轉監控。

      外部監督則旨在整合社會監督資源,加大監督力度,從而使工程建設、征地拆遷中行使職權的公職人員自覺接受監督,實現監督由虛到實、由軟到硬。尤其要切實執行公開、公示制度,增加每個環節的透明度,防止暗箱操作,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推動強化征遷資金監管、安置申報、房源信息等環節的“全周期監管”

      登錄句容市拆遷資金陽光監管平臺,從拆遷政策、程序到項目補償辦法、方案,再到拆遷戶的簽約狀態,各項信息一目了然。

      “我們以拆遷資金運行管理為主框架,融入服務、監督、管理3項功能,可即時查詢全市所有涉及拆遷補償的資金流動信息,做到監管無盲點。”句容市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主任趙祥介紹,只要輸入個人信息,拆遷安置戶就可與本區域、本樓棟的5家拆遷安置戶信息進行查詢對比,從而消除疑慮。

      據了解,句容市紀委監委在該平臺嵌入監督模塊,可比對項目信息、拆遷戶信息、資金收支等內容,對拆遷安置全周期進行監督。“如果出現拆遷補償資金超限額或者安置房分配信息異常、進度滯后、程序不規范等情況,系統會自動提示預警信息。”趙祥說。

      截至目前,該平臺共錄入19個項目,涉及拆遷戶信息3548戶,征收和置換房屋面積75.13萬平方米,支付資金22.82億元,累計實施線上監管、查詢3萬余次,及時化解群眾疑問102次。

      數據賦能,成為多地推動強化安置房建設全周期監管的共同選擇。

      近年來,玉環市紀委監委研發應用征遷領域公權力大數據監督平臺,形成“實時預警—分類交辦—責任到人—限時督辦—意見反饋”的數字化監督閉環體系。平臺運行至今,已自動預警產生“廉政類”紅燈預警信息58條,“業務類”黃燈預警信息268條。

      “目前塘里村城中村改造安置房建設總套數為550套,已通過抽簽分房方式分4批次安置454套,余下的將在嚴格把關審批的基礎上,用于其余有機更新區塊安置。”在玉環市城市更新與發展中心黨組副書記仇德志看來,征遷領域的數據化平臺應用,通過“全程留痕、預警推送、責任可溯”監測反饋模式,有效提升了問題線索發現、處置及責任倒查能力,實現了征遷資金監管、安置申報、房源信息等環節的全周期監管。

      針對安置房領域較常出現的搬遷獎補不平衡、套取拆遷補助、延期交房辦證等問題,江蘇省張家港市紀委監委注重拓展監督手段,以“清單式監督+信息化監督+嵌入式監督”,有效堵塞風險漏洞。通過查閱臺賬、走村入戶、座談了解等方式梳理監督重點,針對拆遷款發放、臨時居住補償標準、安置房建造質效、安置戶選房流程等方面制定監督清單;推動職能部門開發拆遷安置結算系統,規范拆遷補償款、停工停產補貼、第三方拆遷勞務費等資金的審批結算,對風險資金實時預警,通過房票系統對開發商情況、房源管理使用、搬遷戶房屋交易等進行全時段監督。

      與此同時,該市紀委監委制發紀檢監察建議,督促相關部門制定完善《房屋搬遷實施單位管理制度》《動遷工作流程》《住宅房屋搬遷“定向房票安置”實施細則》等制度,進一步規范拆遷流程,以制度防控廉政風險。通過召開動遷領域專題警示教育會,加強警示教育引導;對動遷領域重點崗位人員、第三方拆遷公司開展“一對一”提醒談話,督促嚴守制度規定。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甘肅網”的稿件,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甘肅網”。

    西北角西北角
    中國甘肅網微信中國甘肅網微信
    中國甘肅網微博中國甘肅網微博
    微博甘肅微博甘肅
    學習強國學習強國
    今日頭條號今日頭條號
    分享到
    亚洲 欧美 另类 制服 日韩
    <label id="aqikq"><div id="aqikq"></div></label><li id="aqikq"></li>
  • <menu id="aqikq"><div id="aqikq"></div></menu>
  • <small id="aqikq"><li id="aqikq"></li></small>
  • <div id="aqikq"><div id="aqikq"></div></div>
  • <small id="aqikq"><div id="aqikq"></div></small>